“一人一所”的担当

2018年06月06日08:28  来源:云南日报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地处滇西北青藏高原横断山脉纵谷地带,北接西藏自治区,西与缅甸毗邻,是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的核心腹地。少数民族人口占93%,80%的农村人口生活在悬崖峭壁的高海拔区域,冬天冰雪覆盖,夏天道路泥泞,高山空气稀。庸绕蜓兹。

在这里,中国邮政所提供的通信、快递等服务是山区群众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信息交流、文化传播和经济联系的纽带;在这里,作为邮政“最后一公里”的守护者,既当营业员又当投递员,一人一所,他们朝风暮雨、寒来暑往,把青春和汗水留在了高山邮路上,把希望、欢笑和温暖带给了深山里的群众。

泸水市称杆邮政所所长桑南才:

为乡亲服务,是我的选择也是我的幸福

穿过碧罗雪山与高黎贡之间的峡谷小道,途经几处因山体滑坡而导致的碎石路,伴着飞扬的尘土,再穿过几个村寨,泸水市称杆邮政所便进入眼帘。

桑南才是这个邮政所的所长、营业员、投递员,土生土长的傈僳族汉子。从17岁起,他一个人在这里工作了整整31年。称杆乡有2.17万人,老百姓居住分散,桑南才跑完一趟邮路需用6天时间,行程600多公里。2011年以前,每个村委会间还不通路,他只能骑自行车或步行给老百姓送邮件。

“那时候穿着邮政绿走村串寨很自豪,现在想起来,邮政自行车在我心中就像宝马车一样!”桑南才说着,两眼露出幸福的神情。这天,桑南才要去前进村投递包裹,这条路是怒江州最长的一条乡邮路,全长103公里,桑南才要两天才能全部走完。而在他口中所谓“好走多了”的邮路,一侧是陡峭的石壁,一侧是深深的悬崖,由于山体地质疏松,随时都有落石的危险。

“这些对我来说都习以为常了,如果你不小心开快了,就‘回不来’了,我都是一边观察,一边慢行。”桑南才打趣地说,“这条路我走了31年,老百姓都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们。”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到达一个弯道,桑南才将摩托车停靠路旁,背着一个包裹和蛇皮袋“噌噌噌”迈开大步爬坡进村了。

“杨晓飞,杨晓飞在吗?你的包裹到了。”在阿维大地一组的一栋木房子前,桑南才扯着嗓子喊道。

“咯吱”一声,一个小伙儿从门缝中探出头来:“在呢,在呢,桑叔叔您来了,您进屋坐。”

“不坐了,你签个字,我把包裹给你就走了,一会还要赶紧到上面送三波才让我买的东西呢。”

桑南才不仅是邮政员,还是老乡们的“采购员”,当地老百姓谁家要买种子、化肥、药品、生活用品等,一个电话,他有求必应。这不,家住时施瓦基小组的村民三波才上周刚托桑南才买了几包玉米种子。

“家里没车下山不方便,走路到集市上要两三个小时,我们要什么都给他打电话。”三波才不在家,桑南才和他的儿子一起清点了种子数量,又递上了购物清单,说买种子的钱等下次进村的时候再给也没关系。

桑南才外出投递时,他媳妇蜜晓琴就得在所里守着,充当一下临时营业员办理一些业务。“因为所里必须有人,如果客户来这里见不到人,让他们在这里等着就不好了。”他说。

“我是大山的儿子,喜欢大山,再难走的山路,我都坚持准时无误地把邮件送到乡亲们手中。习近平总书记说,‘只有奋斗的人生才是幸福的’,对我来说能坚守在这里为乡亲们服务也是一种奋斗。一个人一辈子重复走在一条山路上,有寂寞、也有孤独,但为乡亲们服务,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的幸福。”桑南才说。

贡山县独龙江乡邮政所所长鲁军林:

子承父业,穿上了那身“邮政绿”

每隔3天,29岁的独龙江邮政所所长鲁军林都要进县城收发邮件,虽然路程只有100多公里,但在环绕于高山丛林间的盘山公路上行驶,也需耗费3个多小时。“这条路弯多路窄,一到下雨山上有落石,遇到泥石流,心里还是有点毛呢。”鲁军林说。

这天,鲁军林又从县城里回来了,拉着满满一车包裹穿行于蜿蜒的乡村公路间。“我们这里虽然偏远,但网购却不少,特别是‘双11’‘双12’,包裹多得邮车都放不下。”说话间,鲁军林敲开了独龙江乡巴坡村村民马军刚家的门。

“去县城路远,路费太高,去一趟要两天时间,网上订购很方便。这边只有中国邮政,别的快递到不了,每次都是小鲁帮我送过来。”收到鲁军林送来的3个包裹,独龙江乡巴坡村村民马军刚迫不及待地打开查看。

说起鲁军林,独龙江乡没有人不认识他的。10年前,小鲁在昆明完成学业后回到独龙江,当上了一名邮政投递员,究其原因,父亲鲁国华也曾是这里的投递员,在人背马驮的步班邮路上行走了整整30年。现在,最让老人高兴的就是儿子也跟他一样穿上了“邮政绿”。

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位于怒江州高黎贡山以西的独龙江流域和河谷地带,地处中缅交界的边境上,这一鲜为人知的“角落”是我国原始生态保存最完整的区域之一,现今居住着5000多名独龙族群众。这里山高谷深、沟壑纵横,形成了封闭式的地理环境。瑰丽多彩的自然风光、原始粗犷的独龙族文化和每年长达6个月的风雪封山期使得独龙江充满了神秘。

2014年,独龙江隧道的开通改变了独龙江长期封山的境况,当地群众对生产生活也发生了改变。为此,2016年初,独龙江邮政所开办了电子化支局业务,既当营业员又当投递员的鲁军林便又多了一项责任——为独龙江人架起一座与外界互通的桥梁。

贡山县丙中洛邮政所所长虎国伟:

干了一辈子邮政,老百姓都信任他

高大魁梧,英俊、挺拔,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军人气质,他就是贡山县丙中洛邮政所所长虎国伟,和称杆所与独龙江所一样,丙中洛所也是典型的一人一所。

在丙中洛所里,一本《新华字典》格外显眼。“少数民族很少会汉语,他们过来办业务的时候,可以帮他们填单。”虎国伟说着字典的用处。为方便与当地群众沟通,虎国伟掌握了藏语、怒语、独龙语、傈僳语、汉语等5种语言,大家有啥事儿,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他,丙中洛人都说:“老虎!阿克济!阿克济。ɡ塾,很好)”

丙中洛镇位于怒江州最北端,怒、藏、傈僳等15个民族在此居住。2016年,虎国伟积极参与贡山县邮政分公司的扶贫计划,挂钩帮扶丙中洛镇甲生村四季通小组的18户怒族村民。“我主要是帮他们建立档案,教他们一些种植和养殖技术,让他们尽快走上致富路。”虎国伟说。今年初,虎国伟带着贫困户张继光一起去双拉村学习重楼种植技术。“以前我家就种种地,收入很低,感谢‘老虎’指导我们,让我们的生活能更好。”怀着脱贫致富的梦想,张继光做农活更加有干劲儿。

“由于这里山高路险,其他快递公司的业务还到不了。我干了一辈子邮政工作,老百姓都信任我。还有两年我就要退休了,大儿子现在跑农村客运,希望小儿子能当我的接班人,继续服务好当地百姓。”虎国伟说出了自己的心愿。(李莎 通讯员 甘静 文/图)

(责编:徐前、朱红霞)

图说云南